当李洪志师父在讲法中遇到停电......

文/法轮大法弟子(中国长春)

鸦雀无声

在李洪志师父的第三期长春法轮功面授学习班上,有一次师父在讲课中途,受到干扰,停电了。礼堂的领导急得跑来跑去,问情况查原因,这时负责录音的法轮功学员急中生智,用录音机装上几节电池,当扩音器用,播放师父的讲法声音。

一千多人的会场,秩序井然,鸦雀无声。李洪志师父非常沉着冷静,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继续讲法。师父的洪亮声音在会场回荡着,和没停电的效果完全一样。师父一边讲法一边排除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。大约20分钟,会场来电了。

礼堂的工作人员都说:"电停了,讲课不停,用录音机放的声音又那么清晰,会场鸦雀无声,在我们这还从来没有过,真神了!"


李洪志师父为我们选炼功场地

师父家乡长春的学员,曾得到师父的特殊关爱,这是长春学员的幸运。

长春第三期法轮大法传授班结束后,我们几个学员商量决定成立炼功点,选个炼功场地。看了几个我们认为合适的地方,都有人晨炼。正在发愁时,慈悲的李洪志师父亲自为我们选了场地。这个地方地势平坦,环境优美,容纳的人数也多。建立炼功点后,来炼法轮功的人数天天在增加,不到一年,由原来的几十人增加到几百人。

法轮功刚开始传出的那两年,李洪志师父只要在长春,就经常到各个炼功点,具体指导学员学法、修心、炼功。有一天早晨,法轮功学员们伴随着优美的音乐正在炼功,师父来了。师父看着大家炼功,然后轻轻的走到几个学员的身边,在学员的头上用力抓一下,用力甩在地上,给学员清理身体。

回忆和师父在一起的美好时光,真是幸福!


李洪志师父传法的"讲稿"

文/法轮大法弟子(中国,长春)


李洪志师父在长春市举办春第三期法轮大法传授班期间,主办者让我负责给李洪志师父倒水,我非常荣幸的能经常在师父身边。

师父在这期法轮大法学习班上开始传法的第一天,当师父一走進礼堂门,学员们看到师父来了,都起立以雷鸣般的掌声欢迎我们最敬爱的师父。大家都目不转睛的望着师父走上讲台,掌声仍经久不息,师父微笑着向大家致意,并让大家坐下来听法。

我马上去给师父倒水,看见师父从西服上衣兜里掏出小三十二开那么大的一张白纸,上面写着大小不同的字,还有各种象符号式的标记......。我把眼睛盯在纸上,想看 出师父讲什么,可是一点也看不懂。这张纸就是师父传法的"讲稿"。大法传授班十天,除最后一天师父给学员解答问题外,其余九天,我看到师父都是用这张"讲 稿"给学员讲法。我当时不理解,师父讲了那么多高深、内涵丰富的法,怎么就用这一张纸呢?

后来通过学法、修炼,我明白了:法轮大法是师父的,法就在师父心中。这张"讲稿"是师父无量智慧的象征。

李洪志大师和石佛寺看门人的故事

文/法轮大法弟子(中国大陆)


李洪志师父有一天准备去石佛寺一趟,消息灵通的一些法轮功辅导员和法轮功学员急忙赶到这里,等着见师父。等了很长时间没有来。中午将过,大家认为不来了,各自回去了。他们刚走,李洪志师父来了。

首先看见李洪志师父的,是寺里看大门的老人和他的小孙子。彼此认识后谈着话,后来李洪志师父谈起了法轮功,向看门老人做了介绍。看门人说:"我年纪大了,没什么文化,功是炼不了了"。

老人向师父说了他和全家人的一块心病,就是他的小孙子脑子不好用,上学不愿去,越来越跟不上了。师父亲热的摸摸小孩的头,顺手拿了一块糖给他,小孩高兴的吃了。

事过不久,看门人家里传出了喜讯:他家小孙子整个变了样,人聪明了,愿意上学了,听话了,学习成绩好了。看门老人想:这法轮功师父心肠好,和气,一块糖就让我孙子变了样,他教的法轮功一定也孬不了。从此他带着村里一帮人炼上了法轮大法。

李洪志大师遇到店主恶语伤人时

文/法轮大法弟子(中国大陆)


有一次,李洪志师父与一弟子在一小店吃面条。店主端来了面,李洪志师父见状,轻声提醒了一句:"这面条放的盐多了点。"店主一听却发了火:"你这人找事啊!还没吃你咋知盐多了!"

李洪志师父听了,没吭声,开始吃面。可那店主却像得了理一样,训斥够了才算罢休。

李洪志师父一直到吃完都没再说一句话。

吃完后,师父的弟子收拾碗筷送给店主时,顺手在师父用过的碗底用手一蘸,尝了尝,对店主说:"确实盐多了,太咸了。"

师父我们做出了"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"的典范,做得那么坦然。

李洪志师父给我母亲清理身体的故事

文/法轮大法弟子(中国大陆)

我参加李洪志师父的法轮功讲法班,原来约好与一同事同去,准备好的听课证由我来保存。可在开课前几天同事突然遇车祸身亡。这飞来的横祸让人悲痛之后更加珍惜这改变人命运的修炼机缘。可是这张听课证经历了多人之手后又退回来了。最后送回来时,离开课还有三个小时。我想可能会有有缘人在等退票,就准备早点到会场把这事办 了。在此之前,我必须先到母亲那儿去一趟。

我母亲80多岁了,我们轮流在晚上照看着她,今天轮到我。我到家里一边简单的吃些东西,一边和母亲聊起了听课的事,又给她讲那听课证的"周游列国"史。我无意中想起了母亲能去多好啊。可是她病得太重了,由于严重的心脏病,心力衰竭,肾功能衰竭,医院 早已下了病危通知了,必须按医嘱卧床休息。所以对于听课的事连想都没想过。

谁也没想到在这时她说了一句话,使事情发生了变化。母亲说:昨晚我做梦,来了个唐僧打扮的师父教我炼功,还带了个瘦男孩。我忽然想起母亲从小就信佛、敬佛、心地善良、能吃苦,难道这就是高人点化吗?我们商量好了,决定 让她去一趟试试看。我请来了法轮功学员帮忙,打上出租,奔皇亭而来。好不容易进了课堂,当母亲看到李洪志师父时,她立即抓住我的手说:这就是梦里见到的那师父!我见她泪已流到唇边,声音都变了。在课堂上,我这颗人心老在动,生怕她身体撑不住,出什么事。可她听得那么入神,一点都不像个垂危的病人,我想她缘份够大的。

由 于我悟性太差,又怕麻烦,第二天李洪志师父与大家合影竟没带她去,失去了一次不会再有的机会。第三天乘车到了院门口,下车后同修见她太吃力,背她走了一段路,可 很快撑不住了,我俩只好架着她。她除了心脏病,还有严重的风湿,关节痛得不能走路,全身浮肿,加上六岁就裹了小脚,整个身体头重脚轻。我俩架着她向前挪, 累得几乎撑不住,更担心的是母亲是否能行,能站起来对她来说就很困难了,真不知她的心脏是否受得了。我此时真后悔不该冒这个险,万一......,不堪设想。

抬头间,忽然看见李洪志师父那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前面,正健步走过来,我们齐喊"老师",可师父并没有搭话,象在做着什么事情,专注的目光边走边看着我母亲的身体。走过 去后,我们回头看师父,师父正以同样的目光看着母亲的后背,随后快步走进课堂。此时院内的学员早已全部坐在课堂里,可师父却独自在此,一定有事,有急事......,来不及多想,先听课去。

次日,母亲身体发生了大变化,尿量大增,而且是血尿,尿完后全身轻松了,症状没有了,消肿了。这时我们才恍 然大悟,原来昨日师父是给母亲清理身体来了。可是师父在课堂上就给大家清理身体,为什么还急着单独给母亲做呢?一定是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母亲的病当时的危险 性(随时可能心跳骤停),来听课也太费劲。

师父每天都提前到会场,如果我们也能提前到,师父就可以给母亲清理了。可是我每天都要等同修下班 匆忙赶到我家后,才能搬动老母亲前往,总也早到不了。反而是师父早在院子里等我们(只能利用课前的那一点时间),等我们一进门,师父抓紧赶过来做。师父做 得不动声色,以至于我们都没有觉察,直到母亲身体产生剧烈变化后才意识到:师父之所以赶在几乎没有时间的课前做,就意味着在课堂上做已经来不及了。

是李洪志师父及时的赶到,母亲的性命才保住的,同时从根本上给她清理了身体。想到此,我后怕得出了一身汗,心中充满了对师尊的感激。是慈悲的师父洞察一切,才使即 将发生的夺命横祸化解在不知不觉中。师父说:"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!"在这里得到了证实。师父还说过:"你要学我就对你负责"(《美国第一次 讲法》)。

李洪志大师把苦累留给自己

文/法轮大法弟子(中国,济南)

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,李洪志师父在济南皇亭体育馆讲法班的讲授法轮功。我荣幸的聆听了师父在这次法轮功面授班上的讲法。回想起那难忘的日子,自己感受很深的一件事之一就是:李洪志师父把苦累留给自己,把慈悲送给学员:

这期法轮功学习班开课的第二天下午,李洪志师父与学员合影,地点在黄亭体育馆院内楼梯台阶上。这次拍照有两个特殊情况,一个是天气特别热。那天是夏至,济南是有名的大火炉,当天预报 的气温是三十七度,又安排在下午最热的时候,在院子里晒得滚烫的水泥台阶上。另一个特殊情况是人特别多。过去其它的气功班一般一、二百人,少则几十人,照 一张像也得一个小时,还得抓紧才行。我们几千人,地方又不大,那得分几个组,五个组就得五个小时。晚上李洪志师父要讲法,现在连四个小时也不到了,搞会务的学员 如何能应付呢?

这时,人群前面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,正是李洪志师父。原来是李洪志师父在指挥大家排队!在人多声杂、时间紧迫的情况下,师父既没用扩音器,也不大声喊,只是不时的用手势示意着人们向左右前后移动着。我当时想,怎能这样安排呢?师父是来讲课的,是受到国家级单位多次测试、奖励、承认的,算得上超高级大师了。合影前,他应该坐在专家待的地方,有空调、有饮料和周到的服务,象常规那样,等大家排好队了,然后往中间空位一坐就行了。而在"火炉" 里,在水泥台阶灼人的热气中,师父指挥着汗流浃背的大家站好了,然后往人群中一站,转过身来,"咔嚓"一下拍完了。然后师父说:下组抓紧来。有弟子说:老师晚上还要讲课,这么累怎么能行?

李洪志师父一下午就是这样在高温下忙着,直到合影全部结束。结果是不但能按时在晚上讲法,还给大家留出了足够的 吃饭时间,晚上的讲法准时进行。北京、山东和东北等地的老学员有了经验,很快的吃完饭后抢先把走道、墙角等不太好的地方先占了,把好座位留给新学员。一个 六、七岁模样的小男孩稳稳当当的坐在大后方的走道边。我问他:这不有座位吗,你坐吧。他回答:我是老学员了。我听后用手拍拍他的肩膀,以免哽咽的声音发出 来。

师父开始讲课了。可是室内太热,很多人摇起了扇子。师父说:"不妨大家把扇子放下......",不一会儿微风拂面而来。感受到师父慈悲的学员们不约而同的鼓起了掌。

李洪志大师的"象征性收费"

文/法轮大法弟子(中国大陆)

二、象征性的收费

李洪志师父的法轮功讲法班收费特别低。我参加过多次气功班的组织工作,也听过多次气功班。我所知道的情况是:社会上的气功班一周左右的课程120-200元,还有一些更高。李洪志师父10天课程50元,有些还减免。

为什么李洪志师父的法轮功面授班收费这样低?当然不是因为内容不高。虽然我看不透这宇宙大法的内涵,但是李洪志师父那开门见山的"真正往高层次上 带人","度人哪,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,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"(《转法轮》),这不就解决了长期在修炼界逾越不了的祛病健身层次吗?而那寥寥数语道破的天 机、秘中之秘:玄关、卯酉周天、天目啊,多了,让那些跑遍天下求道者惊叹不已、佩服至极。有些法轮大法学员们手捧大法,老泪纵横的说:过去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现在是李洪志师父把大法送到门口了,得来全不费功夫了。已经不断学法修心的法轮大法弟子们已深知这《转法轮》"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"的天法了。常人的东西怎么能比呢!只是因为师父慈悲,为减轻学员弟子们的负担而将收费降到最低。

内行人说,外行人也说,李洪志大师传授法轮功,"这是象征性的收费"。

李洪志大师的教诲:功能本小术

文/法轮大法弟子(中国大陆)

1994年4月的法轮功学习班大连一期班上,李洪志师父宣布,由当地法轮功学员高秋菊女士任大连辅导站站长。课余,大连市气功协会邀请李洪志师父游览滨海路、老虎滩等海滨风光。

同行的高秋菊与市气功协会的一位有功能(开了天目)的人在一旁兴奋的议论着:"你看那边龙在戏水!有位神女牵着龙鼻子跟来了,天上还有很多宝器......"秋菊一边兴奋的拿出相机拍照,一边欣喜的说:"这是来欢迎我师父的。"

听到她们的议论,师父没有说话,静静的在海边的沙滩上写下了一行字:"功能本小术 大法是根本"。

回忆李洪志师父在广州讲法班的日子

文/法轮大法弟子(中国大陆)


1994年11月中旬我看到了《法轮功》(修订本),月底就有人告诉我李洪志师父要在广州办法轮功学习班,问我去不去。我想也没想,赶快说去。当时只有一个朦胧的感觉,这个东西对我将来很重要。其实在我只有十几岁时,我就总在想:为什么我不出生在2500年前的古印度,亲闻佛法?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不能出三界,难道就这样一直六道轮回吗?

1994年12月,李洪志师父在广州办法轮功学次班的前几天,我们几人一同来到了广州。当时所有的宾馆、旅馆都已住满,我们四人找到一个住的地方,很小的一间房,上下铺两张床,二个人一张床,能这样我们已经非常满意了。

我 们一下火车就赶往办班地点。那几天整个广州都笼罩在一片祥和之中,李洪志师父刚开始讲课的几天,整个体育场内灰蒙蒙的一片,过了几天,特别清亮,透明度特别高。 师父说因为一些原因开班时间比原来晚了几天,很多学员特别是乌鲁木齐、北京、东北的学员来了很长时间,钱也不多了,有的在吃方便面,所以这个班缩短几天。 当时我坐在师父的后方看台上,只能看到师父的背影,师父经常回过头来说"坐在我后面的也落不下,后面的离我更近一些。"

有些学员没买到票,就在门外等着,通过有关人员交涉,他们有些被安排到体育馆里席地而坐听讲,有些被安排在走道里听,用电视看,李洪志师父还专门去看望他们。

每天师父一進入会场,学员们总是报以热烈的掌声,在最后的一堂课师父讲完课之后,给我们解答问题,然后学员给师父献花和锦旗,那个场面非常祥和,非常非常 好,无法形容。当师父离开走到门口时,突然又回到场中,在空中推转大法轮,然后往我们身上打,当时我们都不知这是最后一个讲法班。

回忆这段时光总是感到非常幸福,沐浴在法光之中真是"美妙穷尽语难诉"(《洪吟》-法轮世界)。

李洪志先生的故事点滴(三)

文/法轮大法弟子(中国长春)

1994年春天,我喜得法轮大法(法轮功),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长春的第七期法轮功学习班。因为那次要参加学习班的人数特别多,约3000多人,所以学习班分白天班和晚上班,共计十天。

第一天我们乘坐无轨电车赶往会场,中途停电了,大家下车徒步走,大约有三公里的路程才能到达会场----吉林大学礼堂,时间很紧,大家怕迟到,都急急忙忙赶路。 其中一位患颈椎增生压迫脑神经的患者,他来长春一个多月了,在医院看病花了1000多元钱也没治好,钱也用完了,听说李洪志师父办传授法轮功的学次班,他就跟着来了。说来神奇,让病痛折磨难忍的这个患者却和大家走得一样快,头也不觉得痛了,一切不适症状全消,進课堂后全好了!原来一路李洪志师父都在给他调整身体,十堂课下来,他和健康人一样了!

在这期法轮功学习班的日子里,每天课后休息时,我们一些学员都围站在师父身边看师父。李洪志师父气质非凡,与众不同,身着一套灰色西装、白衬衣,特别年轻。师父总微笑着与学员交谈,每天课后结束时,我们都久久不愿离去,总想在师父身边多呆一会儿,多看师父一眼。每次都等师父上车了,我们才离开会场。

5 月1日那天上午,主办单位根据学员的要求要与李洪志师父合影留念,师父欣然的同意了。每个地区的学员按顺序站好。师父一组接一组和我们合影;当和滨河地区那组合影时,有一位60多岁的男学员,头发全白了,他坐在前排小板凳上。师父走过去问他为什么坐着?那学员说:"站不住"。师父叫他到后排站着。当合影结束后, 师父走过去和那位学员握手并让他把拐棍扔了,那学员没明白过来,他太太把拐棍扔了。师父让他往前走,他就像小孩一样一步步往前走,在场地走了好几圈一边走 一边乐。从那天起,就再也不用拐棍了,每天自己走入会场,生活也能自理了。

这样的事例太多了......

李洪志师父在《转法轮》中说:"我觉得能够直接听 到我传功讲法的人,我说真是......将来你会知道,你会觉得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。"是啊!正因为有了这段不平凡的经历,使我目睹了师父的慈悲苦度,伟大的人 格丰碑,觉者的胸怀;也正因为有了这段难以忘怀的经历,不断激励着我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,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!